我在《秋风里的金丝菊》的初稿里,以为像耿老这样才情荡漾的诗人,肯定( ),于是便有了“……他在酒后微曛里”的句子。

You are here:
Go to Top